老华不叮无缝的蛋。

其实是懒癌晚期。

……关于,下一部车。

对不起,各位!!
丑明……我卡车了。🌚

天草流x连城究/小甜品。

  连城究说不清他对天草流的感情。当他意识到的时候,他觉得天草流是最好看的人,甚至超过了惠。他会情不自禁盯着天草流走路、看书、做任何事。而当天草流回看他的时候,连城究会脸红心跳,视线不知道往哪里放。

  天草流伸手摸了摸连城究的额头:“Q,你生病了?脸这么红。”连城究突然之间坐立不安,连滚带爬到一旁连连挥手:“没、没有!我没关系的!流!”然后夺门而出,留下满脸疑惑的流,和一群看热闹的Q班其他成员。天草流没有办法,他让数马查一查Q是不是得了什么症状。数马微微一笑,合上笔记本像大师似的,对着流语重心长的说:“船到桥头自然直。”

  流看了这么多年的书,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病。

  他知道Q会去哪里,或许这是他的直觉。公园、长亭、或者其他地方。然后他在公园卖冰棍的地方发现了Q。Q买了两根,给了流一根。他们一起漫步走了回去。连城究在路上不停的瞥着天草流,按照他平常的性格,他会和流说很多话。但今天不一样。一段路是尴尬的沉默。回到屋子里,也不见其他任何人。夕阳正好从高处的窗户落下,流的脸被照的很漂亮,睫毛在闪光。连城究看的有点入迷,他凑近天草流。后者看了他一眼,轻笑了一下:“怎么了,Q?”

  连城究觉得他现在像是在做梦。流给予他的温暖的视线几乎让他觉得他不存在这个世界上。流而不是什么恶魔,他想。流应该是一个天使,能够用微笑来让他缓和的天使。他第一次有了私心,这不是一个侦探该有的想法。但他忍不住,抑制不住。
  流应该天天都看着他一个人。

  不知什么时候起,当天草流和惠过度亲密的时候,连城究心里会有点泛酸。这是他唯一不想分享的小秘密。他会用任何方式去拉开他们,或者逃跑。他不想看到,更不想听到惠对流说的奇怪话语。现在他的天使站在他的旁边,眼睛看着阳光溜进来的地方。有那么一瞬间,连城究害怕流会长出一双翅膀从窗口飞走。他下意识抱住了流,抱得很紧。他把脑袋埋在流的怀里。天草流愣了一下,手浮在空中。连城究以为流会将他推走,可是他想多了。他感觉一双温暖的手环住他的脖子。

  流也在抱着他。

  连城究差点流出眼泪。他知道这是高兴,但从没有这么高兴过。这比棒冰中了奖还要让他能够回味。他想永远呆在流的怀里,一个人能够让他感觉到安全的地方。他害怕流走,害怕流再一次退出Q班。但他的内心深处一直都相信着流。并且他这次像得到了肯定——流不会再离开了。

  他们抱了很久。十分钟、二十分钟?半个小时也不一定。当太阳完全照不进屋内,当黑暗包裹他们。连城究也毫不畏惧。因为流的手臂也很有力,他用力的抱住连城究。他们像在互相安抚,又像在互相鼓励。

  连城究动了动身体,他仰头,流的眼睛里像装着星星一样在散发着微微的光芒。他努力找到了流的嘴唇,用自己的唇瓣轻轻碰,然后小心翼翼贴了上去。他感觉流的手缓缓移动到他的脑袋后,然后是脸颊。流捧着他的脸,想珍宝一样爱惜。他们交换呼吸,然后流主动了一点。他吮吸几下Q的薄唇,像在回味刚刚吃完的棒冰余留的香甜。这足够连城究开心好几天了,但他有点呼吸不上来。可能是流突然主动的原因,他一时之间憋足了气没有喘。等到流发现不对劲而停下的时候,连城究大松一口气,连忙呼吸起来。然后他听见流在偷笑。很轻,像小虫长鸣,又像泉水般悦耳。流真是世界上最完美的人了,他怎么觉得。

  “流…”Q开口,声音有些柔软,也许是还没有缓过来。流轻轻应了一声等着下文。“流有和惠这样过吗…就是刚刚那样。”突然之间他们安静了,然后连城究耳边传来憋笑,随后是没忍住而倾泻出的流的笑声。“没。”流喘了几口恢复下来,双手仍旧捧着连城究的脸,指腹撩过小侦探的皮肤。“没有。你在乱想什么呢?”话语未完,连城究觉得他像是在做梦,这一切都是。但他不想醒来。他小心翼翼的开口,声音很细:“…是,第一次?”他有些期待流的答复。“嗯。是第一次噢。”连城究差点儿跳起来。他努力克制住冲动再次拥抱猪了他的天使。连城究笑着,而且与平时不同。他觉得他的嘴角都快扯到耳根了,他觉得他的脸一定是红彤彤的。

  他觉得他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。

  他有点明白这是什么感情了,话到喉咙口还未出声,流抢先一步说话。“我想我很喜欢你,Q。”

  “啊…我也是。”

高畑瞬x天谷武/肉还需要标题吗??

http://weibo.com/ttarticle/p/show?id=2309404119766397787299
艾瑞巴蒂和我一起!!嗨嗨嗨!!
@ @诚如神之所说。 来嘛!互相伤害。(…

烈日之下/蝉x天谷武x蝉

注意:
  蝉武互攻
  奇妙的拉郎
  ooc有
 
  先写一点试一试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“他们手捧罪恶,眼中盛开最浓情的玫瑰。”

  天谷武第二次见到那种眼神,是在一个叫做“蝉”的少年的身上。与高畑瞬不相上下的美丽,却轻巧的像一只猫咪。当天谷武缓慢接近他的时候,“猫咪”睁眼打量了他一番:“你来干什么?”那双暗淡的瞳孔让天谷武一时间忘记了他准备好的全部回答,结结巴巴几句竟然鬼迷心窍的说出了真心话:“我来带走一只流浪猫。”蝉起身,望见身旁还在蜷缩身体睡觉的黑猫,一把抱起来。天谷武心领神会,一个箭步冲上去把瘦弱的蝉连人带猫一并抱走。
  蝉&黑猫:???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
  当冷圈遇上冷圈的奇妙拉郎。天谷武是电影向的蝉也是。岩西可能是去度假了,高畑瞬可能把自己锁在了储藏室里。
  如果没有看过《蚱蜢》电影的朋友,强烈安利!如果没有看过《诚如神之所说》电影的朋友,请看一看!都非常好看!(跪着
  当两个杀人不眨眼的人走到一起会怎么样呢。
  我也不知道,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(被打死

cp20
今天和我同学拍了两个多小时的队伍一进去像脱缰的野马狂奔j80。谢谢太太的秒回不然我可能找不到(……
老板!!!!!!包场!!都给我来一份!!!!
其实有些后悔,当时买的时候丑三只有两个了。早知道全部买了(你别
天哪!!!周边摆满了我的小课桌!!仿佛天堂!!!
还有就是印章的返图太太请接好 @J·♣︎梅花杰克︎ 水多活好!!!满分五星好评如潮!!!!
嘻嘻嘻还要到了太太的签名(嘚瑟(喂
明年我也包了!!!!!!!!!!!!!

今天就要去cp20见太太了!!!兴奋!!高兴!!!开心的我赶紧○了一下!!!!!!(喂喂喂
wwwwwwwwwww好兴奋!

悄悄地...

因为上学的关系所以饥饿游戏...哇。会很慢很慢的这样!(纯粹是你懒得码字吧?!)

明石小wwwwwww丑三一定高兴坏了(??)

相互彼此的自我。

不高:


「我們不要做英雄了,好不好?」